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霓裳影 } 苏州篇·[07年] ※ 吴越千年奈怨何
[ 2007年12月16日下午11:44 ]

风风雨雨、迷迷离离、纷纷纭纭只是过去。
由世界建筑大师贝聿铭与贝氏建筑事务所设计,工程建设历时三载,投资3.39亿元人民币的苏州博物馆新馆。
在精确的施工和完善的管理保证下,呈现的乃是一座高雅脱俗的现代主义建筑精品。

苏州博物馆新馆位于齐门路以东、东北街以北的地块上,紧邻苏州博物馆老馆忠王府。
这样一个选址文化底蕴深厚,内容集中,内涵深刻,充满着古今融合,汇通发展的历史眼光和人文精神。
是建立在对所在区域文化遗产的深刻理解、慎重把握和科学决策的基础上的,是经过反复的比较,多方的论证、层层的审批。
甚至经过了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的最终评审才确定的,因而受到社会的普遍关注。
第一,苏州博物馆新馆的建成使拙政园历史街区更具文化休闲品位,博物馆新馆将成为一代名园拙政园的现代延续,体现了保存和发展一种整体文化的设想。
第二,在苏州博物馆老馆忠王府旁建设新馆,新馆老馆相得益彰,这种“双面绣”的设计理念将两者融合成一个共生态的统一体,不仅有利于节约投资,有利于博物馆本身功能的充分发挥,更有助于表现文化遗产在历史和现实间联系和发展的和谐美感。
第三,由于历史原因,该地区已形成文化核心区域,加建新馆,有助于发挥旅游景点集中的联动效应,彰显名城特色,提升古城优势。

新馆大门为玻璃重檐两面坡式金属梁架结构,既含有传统建筑文化中大门的造型元素,又以现代材料赋予其崭新的风格。
贝聿铭认为,“大门的处理很重要,大门要有气派,但又得有邀人入内的感觉。我记忆中的许多所谓深宅大院,包括我儿时玩耍的狮子林,大多是高墙相围,朱门紧闭。而博物馆是公共建筑,我想在这里用一些新的设计手法,让博物馆更开放一点,更吸引人。同时,游客一进大门,就应感受到堂堂苏州博物馆的气派。”

在这个有着众多著名古典建筑的“文化圣地”建一座21世纪的新馆建筑,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如何将现代与传统相融合。
贝聿铭用“中而新,苏而新”,“不高不大不突出”的理念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新馆建筑和相伴的忠王府古建筑妙相辉映,总建筑面积26500平方米,其中忠王府建筑面积7500平方米,地面一层为主,局部二层;
新馆建筑面积19000余平方米,为充分尊重所在街区的历史风貌,博物馆新馆采用地下一层,地面也是以一层为主,主体建筑檐口高度控制在6米之内;
中央大厅和西部展厅安排了局部二层,高度16米。
修旧如旧的忠王府古建筑作为苏州博物馆新馆的一个组成部分,与新馆建筑珠联璧合,从而使新的苏州博物馆成为一座集现代化馆舍建筑、古建筑与创新山水园林三位一体的综合性博物馆。

新馆建筑群坐北朝南,被分成三大块:中央部分为入口、中央大厅和主庭院;西部为博物馆主展区;东部为次展区和行政办公区。
这种以中轴线对称的东、中、西三路布局,和东侧的忠王府格局相互映衬,十分和谐。

新馆正门对面的步行街南侧,为河畔小广场。
小广场两侧按“修旧如旧”原则修复的一组沿街古建筑,古色古香,成为集书画、工艺、茶楼、小吃等于一体的公众服务配套区。 
新馆建筑在高低错落的新馆建筑中,用颜色更为均匀的深灰色石材做屋面以及其下白色墙体周边石材的边饰,与白墙相配,清新雅洁,与苏州传统的城市肌理相融合,为粉墙黛瓦的江南建筑符号增加了新的诠释内涵。

位于中轴线上的八角形中央大厅位于博物馆入口内的前庭与后庭山水园之间。
其大圆孔造型的检票口以及向东西两侧伸展开去的天窗廊道,是连接博物馆各个功能区的枢纽。

通过中央大厅西侧的天窗廊道,进入西部主展厅区。
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别具一格的室内水幕墙和荷花池。
水在苏州文化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通常是灵气和文气的象征;荷花也表示着圣洁。

这个大型瀑布叠水的水幕墙是按照空气自然分解水分子的原理,巧妙设计的室内人工“瀑布”。
按照流水张力的原理使水流横向拉伸,沿着横向或斜向凸起的黑石墙面,翻卷出几何造型的条条白色水花,欢跳着流入荷花池中,如粒粒珍珠在荷叶上滚动。
富于动感和几何线条的水幕景观所带来的是赏心悦目的视觉享受和大自然的音色之美。
它不仅可以调节室内的空气湿度,达到净化空气的效果;也是一处可供欣赏的重要室内景观。

新馆建筑将三角型作为突出的造型元素和结构特征,表现在建筑的各个细节之中。
在中央大厅和许多展厅中,屋顶的框架线由大小正方形和三角形构成,框架内的玻璃和白色天花互相交错,象是一幅几何形错觉绘画,给人以奇妙的视觉感受。

新馆建筑独特的屋面形态,突破了中国传统建筑“大屋顶”在采光方面的束缚。
新馆屋顶之上,立体几何形框体内的金字塔形玻璃天窗的设计,充满了智慧、情趣与匠心。
木纹金属遮光条的广泛应用,使博物馆充满温暖柔和的阳光。“让光线来做设计”是贝氏的名言。
我们在新馆的大门、天窗廊道、凉厅以及各个不同的展厅的玻璃内顶上都可以看到这一特点。

新馆建筑用开放式钢结构,替代了苏州传统建筑的木构材料。
我们在新馆的大门、天窗廊道、凉厅以及各个不同的展厅的内顶上都可以看到这一特点。
开放式钢结构既是建筑的骨架,又成为造型上的特色,它带给建筑以简洁和明快,更使建筑的创新和功能的拓展有了可能和保障。

贝聿铭设计的作品有一个共同點是內庭院,內庭院將內外空間串連,使自然融於建築。
新馆建筑与创新的园艺是互相依托的,贝聿铭设计了一个主庭院和若干小內庭院,布局精巧。
其中,位于中央大厅北部的主庭院的设置是最让贝聿铭煞费苦心的。
主庭院东、南、西三面由新馆建筑相围,北面与拙政园相邻,大约占新馆面积的五分之一空间。

这是一座在古典园林元素基础上精心打造出的创意山水园,由铺满鹅卵石的池塘、片石假山、直曲小桥、八角凉亭、竹林等组成,既不同于苏州传统园林,又不脱离中国人文气息和神韵。
山水园隔北墙直接衔接拙政园之补园,水景始于北墙西北角,仿佛由拙政园西引水而出;北墙之下为独创的石片假山。
这种“以壁为纸,以石为绘”,别具一格的山水景观,呈现出清析的轮廓和剪影效果。
使人看起来仿佛与旁边的拙政园相连,新旧园景笔断意连,巧妙地融为了一体。

对于庭园中的树,贝聿铭要求姿态优美,线条柔和,因为建筑本身是硬的,刚柔相济,才能相得益彰。
为了保护树的自然形态,移植过程中都尽量不作修剪;茶室内侧的紫藤园,园里西南方与东北方各种植一棵紫藤,还嫁接着从文徵明当年手植的紫藤上修剪下来的枝蔓,以示延续苏州文化的血脉。
新馆园林造景设计是在传统风景园林的精髓中提炼而出的,成为一代名园拙政园在当今的创造性延续。


好啦!苏州博物馆篇更新完毕,明日更新“中国古典四大名园”之一的拙政园篇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