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流水账 } 无语问苍天
[ 2008年1月22日下午11:10 ]

新书稿的事,出版商那边给了回复,说是情感丰饶有余,而历史事件穿插不足。

于是,我抱着MacBook一头扎进了上图的书海中。

普通阅览室早已是人满为患,幸好我要去的是文献阅览室。

查书目、领牌、存包,一圈折腾下来半个多小时也就基本过去了。

到底是文献阅览室,门槛要比一般的高些,偌大的阅览室还不到十余人。

难得在上图的阅览室坐得这么松阔舒服,一个人一张大桌子的。

找了四本介绍上海民国时期风土人情的书籍,泛黄的油印铅字倒还保存完好。

只是一是繁体,二是竖排,看起来不免有些吃力费时。

借阅室登记处领牌子的大叔对我很是好奇,见我这么个奔奔跳跳的,年纪看着也不大的小人,居然还要查什么民国文献。

说真的,文献阅览室我也还真是头回进去,不免一些环节生疏,难怪阅览室把关的阿姨基本要对我不耐烦了,呵呵!

不过好在一回生二回熟,面对着满墙壁的古籍书目,我也能迅速查到自己想找的文献资料了。

从上图出来已是傍晚五点多了,背着书包在长乐路上溜达。

看到一家发型屋,本能得就走了进去,让发型师给我修剪下头发。

于是接下来的桥段还颇有几分《罗马假日》里的感觉呢。

我笑嘻嘻地“给我剪短点,到耳朵下面”,发型师摆弄着我肩膀上的头发“这么短?怎么想到剪那么短的?”。

“戴围巾不方便嘛!”,见我说得如此轻描淡写,发型师耸耸肩“那我真的剪了啊!”。

洗完头就要开始剪发了,我开始啰嗦“要那种看上去是平的,其实是不平的,反正就是看着要很自然的,我平时也好打理的。”。

发型师不以为然“懂的,不就是BOBO头嘛,看你这个刘海我就知道了。”。

手起剪刀落,不一会儿,我那略带卷曲的所谓BOBO就此诞生啦!

晚上到家亲爱的“粉丝”滨小滨发来消息,“年年,祝你早日留够心心念念的漂亮长头发。”。

触短信而生情,哎,我估计我这辈子要留长发是有点困难了。

老妈也跟着起哄,MSN上发来消息“你还是短发好,现在的头发一点都不职业女性。”。

我也不服气,MSN上发去消息,“短发了这么多年我就不能换换花样?我本来也不是职业女性。我这叫混搭,混搭你懂伐,明星都混搭的!”。

老妈也毫不示弱,MSN上又发来消息,“混搭我怎么不懂,就是乱七八糟搭在一起,再说了你又不是明星!哼!”。

GUGU也在边上幸灾乐祸地起哄着,“什么BOBO头,其实就是傻瓜头啦!”。

晕,我彻底崩溃了啊!无语问苍天啊!

在襄阳公园旁的Mister Donut边吃着我最爱的“欧菲香”+热柠檬红茶,边玩PSPGUGU下班。

他进门时我正开着赛车废寝忘食呢,结果惨被抓拍。

装嫩版BOBO头便是如此,改天再拍几张装酷版的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