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流水账 } 何日是尽头?
[ 2008年3月21日上午4:51 ]


这几日天气时阴时晴,心境亦免不了跟着些许波动。
从来都是因爱,于是爱屋及乌起来,亦可以是感时恨别,见鸟心惊之人。
约了4S店那方双休日前去提车,竟是丁点儿都不见兴奋之情的。
归根究底便是这上海独有的私车牌照竞拍制度给闹的。
中午十二时赶往福州路上的国拍中心,我们到时早已是人满为患了。
眼见“长龙”真可谓是狭长无尽,蔚为壮观。
GUGU当下拿定主意,招手拦车直奔位于西藏南路、淮海中路口的工行代理网点。
在填写了申请单,提了两千元现金,我们就乖乖从付款的队伍末梢开始排队了。
踮脚翻杂志排着队的我,一时倒也忘了饥肠辘辘。
时间真好似流沙,由不得人不陷落,且是没得挣扎余地的无奈。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排队,终于轮到我们缓慢移动到了办理台前。
只见国拍公司的工作人员收下我的户口簿、身份证,快速核对了证件上的信息。
便由另一名工作人员开单,转而去旁边的银行柜台付款了。
凭了一张收款票据,按理说接下来我们就该出现在领取“私车牌照投标卡”的队伍里了。
此刻时间已是下午一时左右,我们才在一旁的的KFC吃上午餐。



午餐后GUGU先行返回了公司,老妈顺利前来“换班”,于是我和老妈边聊天边排队。
只见领取“私车牌照投标卡”的队伍越发冗长,前后的“排友们”纷纷开始抱怨。
抱怨的内容无非“网点太少”“窗口太少”“工作效率低”“制度不完善”诸多等等。
排队期间,不时有中老年男女神秘兮兮询问,“你们这是在排队买啥么子啊?”。
当得到的答案是私车拍照时,这些人脸上的失望之情显而易见。
排我们后面的一位男白领满腹牢骚,“再问就干脆说是买基金好了,返还率高,保证排到人民广场去!”。
排我们前面的一位女白领始终都在传授她在一月份的投标经验,原本难耐的时间听着倒也好打发了。



终于在经过了两个半小时的排队后,年年我顺利领取到了“私车牌照投标卡”。
试问腰酸背痛、脚跟麻痹之余怎还高兴得起来?
想起老哥之前在北京买了心爱的“马三”,在交了手续费后就顺利拿到了牌照。
同是大城市,怎么在私车牌照这个事情上差别竟是如此之大呢?
新闻说,上海市城市交通管理局副局长在上海市政府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车辆额度拍卖政策是过渡性政策,未来可能逐步淡出。
副局长说,当公共交通发展到较好的时候,比如建成四五百公里的轨道交通以及高等级的专用道路。
或者整个交通状况有所改善的时候,此政策会逐步淡化,直至最后淡出。
这样看来,不到2012年,上海私车牌照竞拍制度都不会有实质性的改变,郁闷!


闲话分割线
-----------------------------------


最近又忙又累,送点小东西慰劳自己,这样的一款LOGO手链很适合夏天光着手臂佩戴。







超爱钱包的我,又败下一款Liz Claiborne家的经典长款钱包,优点是卡位、钞位特别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