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霓裳影 } 古镇篇 ※ 乌镇·宅。
[ 2008年6月13日上午6:54 ]

去一地,看一地之宅,这是我多年来的习惯。

在乌镇的日子里,却始终纠缠于宅子是做旧的呢,还是原旧的呢,亦或是其它?

GUGU同志说乌镇乃是修旧如旧的,无论如何,它便是新修的,上头都笼着一层氤氲的旧气。

江南水乡,独独爱那西塘与乌镇。

西塘算得上美到极致,毕竟方寸之间,小了一些。

乌镇称得上是水乡里的大户人家。

乌镇自古繁华,千百年来,全镇以河成街,桥街相连。

依河筑屋,深宅大院,重背高檐,河埠廊坊。

过街骑楼,穿竹石栏,临河水阁,水镇一体。

白墙黛瓦,深进高耸,处处能见着徽派建筑的精髓之处。

一直觉着这般的深宅是用来藏,而不是用来住的。

高墙则是用来隔世,而非围院过日子的。

深宅大院离那人世的尘烟太远,一副遗世独立的姿态,留于后人瞻仰便好。


@ photo by GUGU 沿着斑痕累累的石板小路,穿梭于古老宅子与巷子之间。


@ photo by GUGU 身后的酒肆内,老板娘热情地招呼正在照相的我们进去吃早饭。


@ photo by GUGU 不知道为何许多这样宅子的二楼都是关闭的,让人无从一探闺阁内的情韵。


@ photo by GUGU 徽派建筑里种植棕榈树是个好选择,顶部遮阳蔽雨,根部不占空间。


@ photo by GUGU


@ photo by GUGU 雕工有些粗疏的门板,却不失古韵悠然。


@ photo by GUGU


@ photo by GUGU


@ photo by GUGU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