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浮生日 } 生日快乐①·【Awfully Chocolate】
[ 2009年2月2日上午6:49 ]

上篇,估摸着初六怎么着都得是“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余”。

初四、初五载老爸老妈杭州自驾游,冬雨绵绵,湿气氤氲中逛西子,登雷峰,品杭帮,兴致不减。

两个半小时车程回返上海,收拾停当,立马跑去盘古烤肉大快朵颐加之看了场历时两小时四十分钟的开年大戏《Australia》。

初六自然是想睡个大懒觉的,GUGU同志约了4S店下午做“四保”,愣是被老爸、老妈、四舅舅的一通通来电打乱了阵脚。

原说好的是长辈间的家庭聚会,结果惨变只有我与GUGU同志未到的家庭聚会,于是乎,匆忙洗漱驱车直奔位于龙阳路的大舅舅家。

一大帮人里就见入了德国籍的伟表哥领着刚登记的表嫂于门口迎接我们,另有一家远道从哈尔滨而来的良表哥一家。

眼前已然出落得亭亭玉立的,现就读哈工大的我那最小的侄女,十多年前见时才不过是三四岁成天跟在我们屁股后头的小屁孩儿。

十多年前,才刚十一二岁的我与仅仅大我七天的威表哥,毫不客气得就成了五个侄子女间的“孩子王”,成日里却只与那两个年纪略长上我们几岁的侄女们玩耍,听得一旁的GUGU同志直惊诧于我的“辈分大”。

十几个表兄弟姐妹里,我是老幺,从来是个亲戚便都成说出我小时候作威作福的那些个糗事儿来,现在听听也怪好玩的。

代爸妈送走了良表哥一家,于车内两人不禁相视感叹,这年终于是过完了。

除夕至初六,一日宴席没停过,吃完上顿等下顿,实在吃不消,这年我还真是有些过怕了,看来等我们2010年婚礼过后无论如何都要开展“旅行过年”了。


初三我农历生日,GUGU同志照例要给我买蛋糕,这回选了“巧克力蛋糕,我只要awfully chocolate”。
awfully chocolate是销售完全巧克力口味蛋糕的蛋糕店。
一直以来都奉行纯粹的简单极致,摈弃一切的纷繁复杂,没有传统蛋糕装饰。
坚持选用高品质原料,坚持纯手工制作。


产品系列只专注于三种口味的巧克力蛋糕(原味巧克力、香蕉巧克力、兰姆樱桃巧克力)。
为了保证蛋糕的湿润度,店面不展示蛋糕也不切片销售。



 我们选的这款含有双层新鲜香蕉果泥的蛋糕,口感湿润不甜腻,黑巧克力味道浓厚。
店家很有心思的于每个巧克力蛋糕内都加入可食用的幸运币一枚。
没被我这个寿星佬吃到,结果倒被我那位准婆婆吃到啦,呵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