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红尘梦 } 写与不写,不过全凭心厢罢了
[ 2009年2月6日上午12:19 ]

MSN上,有个极彪悍的名字「娜丫一条龙」,敲出来的话竟是这般绵柔。

她说,昨夜我梦见你,梦见你不再写博,一直默默看你的博,今日特来打声招呼,是才安心。

哪怕见过风浪无数,这一刻,我说我心里没动过那么一下,那就是我在装B了。

最近在网络上遇到些人,不约而同,他们都会告诉我,看你博客许多年。

四年,就像是你碗里的那些面条,真真是可长可短的,所不同的是,有人吃出的不过是山重水复的一日且过一日,有人却嚼出了生命赋予你的一切爱与哀愁。

曾几何时,再也打不开那本涂满了少年心事的日记簿,原是那把成日里被我东躲西藏的钥匙早就无了踪影可寻。

也罢,就像落花随着流水,锁上往事的心门,将那把唯一能够开启Secret Garden的钥匙吞进肚内。

都道网络无私隐,许多时候,我会迷惑,这博究竟写给谁看?

时常会在看与被看,如何看与看到何种程度间权衡着利弊,想从一开始就将博写得云山雾罩乃是步对了棋子。

事无巨细必交代,对人尚且不能如此,何况是在这虚无缥缈的网络上,人心怎会不隔肚皮?

在这个报喜不报忧,窥探与爆料的年代,写与不写,不过全凭心厢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