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浮生日 } 惊春谁似我·【南汇鲜花港】
[ 2009年4月8日上午5:42 ]

京,从小到大少说去过七八回了,故宫更是回回都不落下。

也惭愧,故宫里头藏着的那副传世名作,宋著名画家张择端的风俗画长卷《清明上河图》作却不曾赏得真切。

学设计出身的我,自然晓得此画极其生动地描绘出了以汴京外汴河为中心的清明时节的热闹情景。

画卷中,画面人物就达550多人,牲畜50余头,船20多艘,车、轿20多乘。

古时,这清明踏青之盛况,由此可见一斑。

携酒游山,谓之踏青,踏青,又叫春游,古时亦叫做探春、寻春等。

杜甫有诗云“江边踏青罢,回首见旌旗”的佳句流传至今。

鉴于“清明小长假”的汹涌人车流,故而未曾布设远足的计划,只在上海近郊转转便是。

年妈爱花的性情源自94岁高寿过世的年外公,家中的两个大阳台上满满登登一片花红草翠,四季葱郁,从不断档。

“清明小长假”最后一日陪着年爸年妈于鹭鹭酒家午餐后,年妈突然兴起,于是驱车直奔<上海鲜花港>

光是停车便就花去近二十分钟时间,交警、协管及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满眼皆是。

百元一张的门票加之日均两三万人的流量,难怪售票处门前都能见着押款车的身影。

鲜花港位于东海之滨,北临国际航空港,南邻洋山深水港,地理位置倒也算是得天独厚的。

每年三月底至五月初举行郁金香花卉新品展,六月至九月集中向游客展示睡莲、荷花等水生花卉,十月份举办盆栽菊花和露天百合花展,成品花温室内更是常年花开不断。

OK,这就去看我最爱的郁金香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