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浮生日 } 前世·【19叁III老场坊】
[ 2009年4月16日上午2:12 ]

春色撩人,爱花风如扇,柳烟成阵。

不觉春风换柳条,近来闲聊,总能扯出去年五月的某日顶着个日头上山采摘杨梅的愉悦回忆,语丝里都是能渗出杨梅特有的酸甘甜鲜味的。

余姚、慈溪一代的摘杨梅自驾游,已然发展成了每年固定的出游项目。

博文里刚提及,宁波的小悦同学自告奋勇一手张罗,这就要领我们上当地颇为有名的某处杨梅山上大快朵颐去。

温州有客户,上周才于上海购房置业的Bessie同学直嚷嚷着若我过去,她是一定要尽这地主之谊的。

年前为核桃同学指点了HK自由行攻略,嘱咐我但凡去到厦门,亦是少不了要她给我做向导的。

算得上{秘·箱}资深买家的Echo同学去了HK发展,临行前关照我再游HK时一定记得前去探她。

另有北京的懿铭同学,成都的百合同学,许昌的龙儿同学,大连的麻花辫同学,杭州的Miss Van同学纷纷递来过橄榄枝邀约。

由此说来,我倒也可自诩为是“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

网络上遇着新朋旧友,不约而同,他们都会告诉我,看你博客很多年。

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经年累月下来,倒真与我成了管鲍之好,甚至是胶漆相投的闺中密友。

有博友说格外爱读我的流水账,只言片语倒也颇有玩味。

实则说来我反倒是爱写那长篇大论之人,却又怕言之无物,读来索然。

想必三言两语,虽不足观,但假如味若话梅,亦可佐茶。

向来极重私隐,故而,许多字都写得云山雾罩,许多照亦拍的雾里看花。

周围的许多人从不写博,日子过得同样风生水起,许多曾经写博的人,荒芜了那片自留地后,依然故我。

总是会问自己能坚持记录到何时?时常伴随着而来的,便像是从不曾知晓那永远有多远般的忐忑。

倘若,我的博客能够仿若一杯沧海,相信我的内心定将一片丰盈。

下月GUGU同志有公假,预计出趟远门,忙着搜罗心仪的Bikini,具体地点暂且在此卖上个关子先。

鼓鼓同学一路从BLOGCN追至YAOZB,平日里收集了不少我博客里的片子,前两日打包发来,竟是幸运得让我重拾起了不少遗失已久的昔日影像。

以下是前身为“远东第一屠宰场”的虹口区北外滩的首家创意产业园区——“19叁III”改造前与夏小正同学一起拍摄的片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