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浮生日 } 今生·【19叁III老场坊】
[ 2009年4月17日上午5:11 ]

【前情提要】

于Fairy同学博内得见,说是昔日的远东第一屠宰场现已改建为虹口区北外滩的首家创意产业园区。

如今,于远东第一屠宰场的水泥外墙上赫然挂着硕大醒目的字体“19叁III”——这便是它的新名字。

一座可容纳1000头牛、1500头羊、300头牛犊与500头猪的屠宰场,最终将变成一个集酒吧、高级餐厅、雪茄酒廊、时尚设计室、大剧院为一体的创意中心。

上海的沙泾路,毗邻苏州河,原本是一条连接海伦路与周家嘴路的便道,全程不足千米。

说起沙泾路,许多地道的“老上海”都未必知道其具体方位,整个少年时代都生活于虹口的我,对这条路同样是极为陌生的。

沙泾路两旁遍布着局促的老宅,出租车往往开到近处也找不到入口。

如今,沙泾路成了灰色弹格路,走起来丝毫不硌脚,倒是雨天走在这弹格路上,不仅不会被泥水溅到,还别有一番弄堂闲趣。

这条经常被误写为“沙井路”或“沙溪路”的小路在中国摄影圈内实则竟是赫赫有名的。

网络上,摄影迷们四处散播着这条路的“秘密”,那座充满着神秘气息的远东第一屠宰场便藏身其中。

早于2006年春夏之际,曾与身为设计师的夏小正同学相约一同探秘这座尚未改建,正处于荒废中的远东第一屠宰场。

只记得当时七拐八绕,好不容易寻着大铁门,踏进门起的第一步便与外头的青天白日告了别。

左右张望间全无半点人迹可寻,眼见入内无门,只得先在场地上胡乱转悠。

虽素来不信鬼神,但此处毕竟曾是涂炭生灵之地,阴寒之气极重,最近正看《鬼吹灯》入迷,想来当时情境颇有几分荒冢历险之感。

悻悻中正预离去,倒遇着保卫人员前来巡视,见我们拿个相机到处乱拍便做驱赶之势。

夏小正同学灵机一动,谎称我们是某周刊记者,前几日曾致电联系过采访事宜的。

保卫人员一阵抓耳挠腮,说是怎么最近这么多记者来采访的,不过你们只能在外围拍摄,不能进入内部拍摄,该建筑空间布局奇特,无人带领,铁定迷路。

听到此,我与夏小正同学立马交换了眼色,于是便央求起眼前这位保卫人员能否通融且带路前往,也好让我们一探这远东第一屠宰场内之究竟。

一来拗不过我们,二来反正闲来无事,这位保卫人员索性就带我们走上一遭,临了冲我们说,算你们走运,最近来采访的记者与摄影爱好者特别多,可多只在外围拍照,还没几个能进去拍照的,对了,你们刚说你们是什么周刊来着?

夏小正同学忙说是本女性时尚类周刊,估计说了名字你也未必看过不是,这才给对付过去了。

一路上廊崖嫚回的,此处所有能进入其内部的通道入口不是上锁便是封堵,要不是有这位保卫人员带路,还真是入内无门,势必是要无功而返的。

因保卫人员说之前因有摄影爱好者不幸殒命于此,又逢改建前夕,故所有入内的道口均是“铁将军”把门。

如今想来,当时进入拍照着实是冒了些风险的,且途中又遭遇了件尴尬之事。

然今在其改建后仍能藏有这些当年拍摄的照片,实在庆幸非常。

“它就像一曲传世的音乐,跨越时空,拨动着后人的心弦,这座建筑不仅是功能美、结构美、材料美的统一体,还是一个特殊时代的缩影”。

影像与文字都旨在记录与还原,若便是还有一人愿看,就有其存在的价值。

2008年5月间,与小莫同学亦曾去探访过一次,当时尚无一家商铺进驻,反倒更能彰显这座迷宫式建筑的特点与魅力。

【Tips】

打算前往“19叁III”外拍的同学们看过来!

不记得带名片的请记得带身份证,不记得带身份证的也请记得带驾照。

若是不幸带了驾照却又将之留在了车里的,请记得摸出一张百元大钞为你们的单反相机(卡片机除外)做下抵押。

笑容满面的工作人员解释说,此举乃是为了防止商业摄影。

OK,挂上“临时摄影证”,这就该干嘛干嘛去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