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红尘梦 } 镇不镇得住?
[ 2009年4月24日上午6:41 ]

有人春困,我竟止不住得一通通伤春悲秋。

刚还新婚燕尔的女友说起“御夫术”,将个“镇不镇得住”挂在嘴旁。

我笑,哪里有什么“御夫术”“御妻术”的,成天镇来镇去,莫不是妖怪?

愿意折腾,倒也不失为上心的一种表现,总强过相敬如宾。

近来读到这样一句话,“原来男人只会对自己付出的东西印象深刻,做得越多,付出越多,才会越留恋,越离不开”。

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不过是千百年来男性社会里的欣美之愿罢了。

细细数通常仍是那些个爱“作”的女人大抵不缺人爱,不少人疼的。

《一声叹息》里的糟糠妻恍如哀鸿,“她不就是比我年轻吗?谁还没年轻过。我有什么做错的我改!”。

悲伤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便成了悲哀,某些女人的悲哀像是琼瑶剧里善男信女们的腻味台词般如出一辙,久而久之,我等看客的同情心亦都漠然了。

这出有别于以往的冯氏电影里,这“小三”一只手挠到了面前男人的心窝上,令着对方舒服到欲罢不能。

无怪乎,时下流行语,越是良家,越是难嫁,想必男人面子上渴慕“天使”,骨子里竟倒都是惦记“魔鬼”的。

大“作”似大赌,伤身,小“作”如小赌,怡情,正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说到底,女人原该是有些智慧的,又有几个男人会去真爱一副徒有青春的皮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