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长恨歌 } 花拳绣腿-我看《狼灾记》&《麦田》
[ 2009年10月12日上午4:49 ]

美则美矣,缺乏灵魂。

在对“第五代导演”集体充满想象的今日却只见“廉颇老矣”的遗憾之情。

即便改编自日本国宝级小说家井上靖的同名经典西域短篇名作;由型男型女的小田切让Maggie Q联袂主演;凭借黑泽明电影《乱》获得第58届奥斯卡奖最佳服装设计的田惠美担任艺术指导;两届香港金像奖最佳特效设计团队操刀视效;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摄影奖得主王;被日本著名评论家佐藤忠男称为“当代中国最有才华、最杰出的电影导演”的田壮壮执导的《狼灾记》在我看来却仍是没能给作为推荐人及赞助人的侯孝贤“一个交代”。

如若评价电影的标准还停留在“看上去很美”的层面上,作为中国电影“第五代导演”代表人物之一的田壮壮与何平无疑都是“优等生”,又一次将华语影片的视觉绚烂以最盛宴的形式铺展开来。

只是,即便盛宴吃多了也总难免有不消化的时候,谓之审美疲劳。

《麦田》原本可以是一个好故事,一个以《史记》关于秦赵二国著名的“长平之战”为背景的一个意味深长的战国寓言故事。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第五代导演”作品的主观性、象征性、寓意性尤为强烈,也正因为这种“尤为强烈”使得导演们往往过于执着于他们精神上的某种优越感。

“再商业的电影到我这儿,最后也都不商业了”田壮壮如是说,于是《狼灾记》与《麦田》就都成了“杂种”,既看不到商业电影的娱乐精神,又见不着艺术电影的深刻内核。

《麦田》有着向电影大师黑泽明“致敬”的明显痕迹,“大师他经常使用长镜头,全景式的表现手法,画面色彩浓郁清澈,构图极富东方绘画神韵。片中人物的命运扑朔迷离,极富西方戏剧风格。一般都会出现一个看似微不足道或地位卑微的小人物,却常常有惊人之语暗示影片的结局和主题。男主人公都带有强烈的两面性,心地善良的人往往面目丑陋,行为粗鲁;而自诩为英雄的人实际上是意志薄弱,不谙世事的蠢货;处于从属地位的女性角色都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像是王志文永远是电影里演的最用力的那个,《麦田》里的用力反倒不值一提,所有的人除了在用力收割内蒙古额尔古纳美到几乎不真实的麦子外,更在用力营建“谎言带来狂欢,真相导致死亡”的电影话语格式。

实则,用错了地方的武功,到了只是一副花拳绣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