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红尘梦 } 精神粗粮
[ 2009年10月14日下午10:37 ]

尔赫斯说:“我写作,只是为了让时光的流逝使我心安。”

说写作,立意太高,如今的我们,只谈记录便好,当然,能做到忠实的记录,已属不易,但能心安。

书亭报摊前的手指一落,像是浩渺人海里蓦然遇着的那么一个人,总有一份撩动人心的好。

《南方都市报》全国精华版一周三期的《新闻周刊》《娱乐周刊》《生活周刊》捧到手里就放不下,通常搭配着一壶普洱,甘心乐得蜷坐一下午的沙发土豆,凭它Manabe里的服务生斟茶递水得殷勤亦不顾抬眼珠子的。

读《南都》每每都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脑力运动,陆机《文赋》谓“立片言而居要,乃一篇之警策”,其以独家深度报道与全球前沿资讯为基础,以独立立场、理性态度的海量评论为特色,集社会、文化与生活观点之大成,共享精英与民间之智慧,兼顾公共与个人之诉求,融合人文关怀与生活趣味的定位深得我心。

口泛滥的国度势必垃圾泛滥,书报杂志自然首当其冲,多数都不幸成了董桥笔下的中年,是最尴尬的年龄,是“只会感慨不会感动的年龄,只有哀愁没有愤怒的年龄”。

缺失感动,鲜有愤怒的所谓喉舌们日以继夜着无非是不痛不痒的总结性陈词。

逐渐争取到更多更广话语权的今天,我们只变得更加词不达意,直直得奔不进主题。

好比提倡吃coarse grains,有时候,我们更需要那些话糙理不糙的精神粗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