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红尘梦 } 一辈子太久,我只争朝夕
[ 2010年1月4日下午11:23 ]

闻说,09年最后一天正式运营的SH首条现代化有轨电车具有“潮夕”的特点,主要以早晚上下班客流为主,而生活客流较少,所以,运营初期或许会出现亏损的情况。

冲着“一句生活客流较少”,元旦长假的最后一天兴冲冲想要赶赶这“法国货”电车时髦的我们,赫然发觉原来比我们爱赶时髦的大有且早有人在。

眼见逶迤绵延的排队候车队伍以老年人为主要生力军时(新闻同时说70岁以上老人免费乘坐),某人当即拉我闪边,估摸着这有轨电车的闹猛要上一段日子才能偃旗息鼓,一帮老先生老太太到站弃下誓要坐上几个来回方才过瘾的劲头真可谓老而弥坚。

如此看来,一趟趟满载满驶却又收不上来票价的有轨电车这赔本的买卖乃是注定了的。

是政府总会忘却建造之时的初衷一样,大多数时候,人们亦总会忘却许诺那刻的初衷。

如同人生的那趟有轨电车,有人拼命想要赶上,唯恐落后;有人为的只是中途停站下车时的挥一挥手而不带走一片云彩。

多少趟发不完的车,装的亦不过是一出人间的离合。

步入30Z女与年届40W女前后脚遭遇情感危机,相同的境遇(皆为一个婚前数月不告而别玩失踪,另一个婚后十年不要孩子仍恐婚的金融男)让她们选择了我这个共同的博友作为倾诉对象。

或许,我还不能成为一个很好的倾诉者,却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倾听者。

性的是,一度太过惊愕甚至想过轻生的Z女能够从头再来,隐忍中牺牲了十载年华的W女心底依旧有着对爱的渴求。

对不爱而转身的那些个男人无意厉色声讨,爱情这东西,原本就是无处安放的。

女人是爱情与婚姻中永远的弱者,所不同的是有些女人到死都不知道,有些女人初初入门便已伤痕累累了。

作为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故而,一辈子太久,我只争朝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