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长恨歌 } “对的人”少-我看新版《红楼梦》
[ 2010年6月30日下午9:21 ]

承认我是从第九集才开始看李少红版《红楼梦》的,之前一拖再拖的首播时间像是情侣间的无伤大雅的小性子小手段,只不过一来二去多了也腻味,总不及先头的来劲儿。

实则,我还是很想感谢一下李导的,在一趟趟听着镜头前这群90后少男少女们嘴里嚼不烂的白话文,我又捧起了早已读了N回的《红楼梦》。

鲁迅先生曾言:“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好端端一个“水磨调”昆腔,倒叫他们配乐出惊悚的味道来,行腔流丽,缠绵婉转,柔漫悠远的昆曲意境新版里虚得不能再虚,实为太虚幻境之正解。

妖娆的李少红遇上妖冶的叶锦添,只落得一个妖上加妖的配搭,妆面,寄托很浅,或许,我们原该是多听听李导不要纠结于外形的论调的。

如何能够不纠结?这不是大明宫更不是橘子红,这是红楼梦,俗烂的说法用在这里便不夸张,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红楼梦,我纠结我的,与你何干?

新版里不见宝钗丰容盛鬋,不见黛玉惠心纨质,宝玉又哪里是那对着三生石畔绛珠仙草行灌溉之恩的神瑛侍者脱胎而成的怡红公子

演员们集体一口一个的“这会子”“那会子”,何曾料得,忠于原著有时亦能忠于得那么不假思索。

只是,如他们演来,那一段丹青年华牵引出来的依恋似乎越埋越深了。

累牍的旁白,照本宣科引领的同时竟叫人生生断了曹公笔底透出来的那股子芳香已盈路的念想。

前有新三国,今有新红楼,可惜,从来这世上“对的人”少,末了,真应了袭人那句“神天菩萨!坑死我了!”。


没电视看,正好可以多看看电影。
6月一口气看掉波斯王子、人在囧途、罗宾汉、玩具总动员3、谍海风云和叶问前传。
标准的一身外出看电影行头,以轻便舒适为主,
开心网上倒是广受好评中。
最近不再可乐+爆米花的观影组合,改成KFC家的鸡米花+冰红茶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