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霓裳影 } 古镇篇 ※ 千灯
[ 2010年7月5日下午7:31 ]

3日凌晨在微博写下:我爱荷兰!我爱荷兰!!我爱荷兰!!!无冕之王!!!!我的最爱,你太让我激动鸟!!!!!

那一刻,似乎只有简单粗暴呈递增状的感叹号能够表达我内心压抑已久的所谓世界杯情绪。

在缺乏优秀前锋的荷兰仍旧能够以2:1淘汰五星巴西的时刻,再度印证了前西德国家队教练赫贝格的那句“足球是圆的”的赛场名言。

球赛与世情一样,往往都是变幻莫测,绝处逢生的,四年一届的world cup更如是。

网上流传的关于世界杯的奇妙规律:

1978和1986年冠军是阿根廷,1978+1986=3964;

1974和1990年冠军是德国队,1974+1990=3964;

1970和1994年冠军是巴西队,1970+1994=3964;

1962和2002年冠军是巴西队,1962+2002=3964;

2010冠军是3964-2010=1954,而54年冠军是德国队!

希望无冕之王荷兰能够加冕的我看到这样的公式基本崩溃了。

太崩溃的结果就是在辗转反侧的失眠后翌日起了个大早,驱车直奔昆曲的发源地千灯古镇,中午在昆山的百年老店奥灶馆尝了著名的奥灶面,下午又转战亭林公园赏荷。


三桥是千灯水乡桥文化的精华和缩影。
跨过三桥,就跨进了具有二千多年悠久历史的千灯古镇。
三桥连袂而筑,分别呈现宋、明、清三代的不同特色。
东边的小桥叫方泾浜桥,因河名方泾浜而得名,为明代特色。
中间横跨尚书浦上的三孔石拱桥为恒升桥,恒升取步步高升意,为清代特色。
西岸一座小巧玲珑的木桥是鼋渡泾桥,为宋代特色。
三桥有一美丽的名字,称为“三桥邀月”。


远在新石器时代,这里已有先氏生存繁衍,她美丽、富饶、古老而充满生机。
至今仍保留着“水陆并行”、“河街相邻千灯镇”的棋盘式格局和“小桥、流水、人家”的古朴风貌。


千灯镇的石板街,南北贯穿古镇,并连接各支路,呈蜈蚣形。
全长1.5公里,主干街道长800米,由2072块长条形花岗岩铺设而成。
石板下面设有既宽又深的下水道,与古镇各处的河埠、河滩相连通。
因此,即使下滂沱大雨,石板街上从不积水,转晴即干。


这里是提倡“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明末清初大思想家顾炎武的故乡。
这里又是“百戏之祖”昆曲创始人顾坚的故里。
这里还是唐代陶渊明第九代裔孙、文学家陶岘首创的江南丝竹之地。


在等我们的那份臭豆腐出锅。


有着百年历史的奥灶馆坐落于昆山的城中之山玉峰山与亭林公园南大门的半山桥逸。
奥灶面以红油爆鱼面和白汤卤鸭面最为著名。
红油爆鱼面,面条细白,汤色酱红;白汤卤鸭面,白面白汤,原色原味。


我们点的都是雪菜肉丝+鲍鱼的双浇奥灶面。


1906年建园的亭林公园以“昆山三宝”昆石、琼花、并蒂莲与“江东之山良秀绝”的玉峰山闻名。
除外如今每年夏季的荷花展更是品种可达上百种之多。


顺便参观了亭林先生顾炎武的纪念馆。


园中这座明清式的仿古建筑,便是昆曲博物馆了。
回程的沪宁高速上巧遇急速而过的沪宁高铁,于是就想着改天也去体验一回高铁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