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霓裳影 } 杭州篇·[11年] ※ 断桥处,白堤行
[ 2011年5月5日下午11:58 ]

08、09、10、11年。

四年里不间断,去一个地方的,唯杭州。

杭州里不间断,去一个地方的,唯西湖。

春秋夏冬四季皆是,如何赶,趟趟不是一个微云作雨的日就是一个沥沥渐雨的天。

我以为是人品问题,直到听讲了明朝人汪珂玉《西子湖拾翠余谈》里有一段描摹西湖的妙语“西湖之胜,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月湖不如雪湖……”这才释然。

算上小辰光趟数去得多了,渐渐爱把逛西湖像是归纳总结一样逛到一个点子上去。

这个点,是白堤。

白堤,东起断桥残雪,经锦带桥向西,止于平湖秋月。

长可二里。

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

白先生之最爱,早得了后辈的仰景。

我其实更爱把这堤上内层垂柳、外层碧桃的白堤沿袭着宋明旧称叫做孤山路,不用说,一定还是骨子里东方民族性的颓废荒凉美在作怪。

湖边多少游观客,半在断桥烟雨间。

尽逐春风看歌舞,几人着眼看青山。

如今,眼前这座“一望魂销欲死”的断桥早已不复当年情。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午饭照旧还是选在了楼外楼。


逛清河坊街,意外尝到赛过楼外楼、王润兴、西乐园之味的鑫香斋烤饼,赞一个!

古往今来,我以为唯桥是最能带出宿命感来的建筑,皇丽的宫殿次之,巧精的宅院再次之。

但凡是行走在那些有了年岁载了典籍,甫自一站便能够吊古伤今的桥上,谁没有个忧、喜、欣、戚的真感横在心头。

徐志摩看得透彻于是说“一个人要写他最心爱的对象,不论是人是地,是多么使他为难的一个工作,你怕描坏了它,你怕说过分了恼了它,你怕说太谨慎了辜负了它。”

当真是。

断桥处,春又回。

白堤行,客情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