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浮生日 } 观沧海·【滴水湖①】
[ 2011年5月16日下午10:05 ]

乱之中还在MSN上被甫入社会的小朋友拉住跟我探讨“人为什么这么累”一说,我以为叫探寻更为贴切。

不论丹青年华如你牵引出的都是怎样的一番设想,到后来差不多会发现诚如博尔赫斯所言“任何命运,不论如何漫长复杂,实际上只反映于一个瞬间:人们大彻大悟自己究竟是谁的瞬间”的同一个事实。

不外乎有三种,不是小说集影视剧里独行特立的女一号,便是总爱跟女主角明里暗里都要双峰对峙、二分流水的三朵恶女花,这也还好,更多时候不过是些笔锋带过镜头一扫的路人甲乙丙丁,一生难遇着翻腾的风云。

克纳用“他们在苦熬”给他的意识流乃至整个现代派小说的经典名著《喧哗与骚动》做结尾。

所不同的是大部分人不过是肌肤之亲一蔬一饭的肉体苦熬,则有小部分人则是鲁迅先生直言的“人生最痛苦的是梦醒了无路可以走”的精神苦熬。

多少个午夜梦回抑或是白日长呆里,难免要悻悻这一生里头的碌碌,能够兴风作浪固然壮阔,然碧波无痕又怎知不是一种美妙,所有人皆不过是盖棺才有定论的。

是海,汹涌处终归平静,平静处则又暗藏汹涌。

如我这般爱海,终究也只在上海寻觅得着那么硕果仅存的一二处罢了。

由航海博物馆玩毕出来,沿着滴水湖畔开着窗户游车河,倒是无意中发现了这片叫做南汇嘴的海滩。

此海边位于南汇芦潮附近,包括钦公塘以东、以南伸入东海的楔状滨海平原。

因其大部分面积于南汇境,故名 。

清初以来,沿海沙滩不断外涨,海塘多次外移,今胜利塘外又已扩涨大片沙滩。

经多次筑堤促淤,开发围垦,已大部辟为农田,现仍有万余亩海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