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霓裳影 } 土耳其篇 ※ Ephesus(以弗所)·日光倾城
[ 2012年4月19日下午11:22 ]

《牡丹亭·游园惊梦》中杜丽娘这般唱念,“不进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诚然,不临其境,又怎知史河悠悠,人岁茫茫?

彼时当我们身临以弗所这座由雅典殖民者建立于公元前10世纪的希腊城邦,体会着其作为库柏勒大神母(安纳托利亚丰收女神)与阿尔忒弥斯崇拜中心的壮美人文。

却是更加感念其身处罗马帝国年代曾为小亚细亚首府之时,即被誉为“亚洲第一个和最大的大都会”的那份荣耀之感。

以弗所可称得是土耳其最有观光价值的古城,也是现存古希腊、古罗马古城遗迹中占地最辽阔、保存最完整的一座,却在经历了四次地震与三次大火的天灾后终被废弃。

如今挖掘出土可供观光的部分,大约只是旧址的百分之三十。

尽管如此,以弗所仍旧被列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

千年不过一叹,眼前这座曾经何等著名的吕底亚古城与小亚细亚西岸希腊的重要城邦,今天其一部分则已成为了上篇游记中提及过的土耳其小镇Selcuk 。

只是,时间的沙粒永远都不能够风化去了它们过往的繁茂印记。

任何一个季节,任何一座城市,爱过,走过,说过,就都成了故事。

势必于记忆中,我们永远都会记得这座光芒万丈,日光倾城的城市。


以弗所这座大型的遗址至今只挖掘了一部分。


已经挖掘出的那部分向我们展现了该城原来的繁华。


目前的以弗所古城遗址呈西北-东南走向,总长约两公里,主要残留建筑有:
石柱甬道、阿耳忒弥斯雕像、罗马皇帝多米申祭坛、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壁画、
基督一性论学派领袖狄奥多西浮雕、哈德良皇帝庙、圣约翰教堂、图书馆、剧场、浴室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土耳其点餐时要啤酒,无特殊要求外端上桌的都是我手里的这种瓶装EFES啤酒。
这个EFES便是Ephesus(以弗所)的缩写。


身后这座即是建于公元135年的塞尔瑟斯(Celsus)图书馆,可说是以弗所最醒目的古迹。


土耳其政府还将它印刷于20里拉的纸币上,可见其地位之高。
图书馆如今只剩一面正墙,犹自岿立不倒,向世人展示着曾经的辉煌。


Celsus Polemaeanus是公元2世纪早期小亚细亚的罗马统治者。
根据前方楼梯边上的拉丁文和希腊文的碑铭,他死后由其子于公元114年建起这座图书馆来纪念父亲。


图书馆墙上的龙龛里有约1.2万卷藏书。
墙壁的里层和外层相隔1米,用来保护珍贵的书籍不受极端温度和湿度的损害。


由于岩石反射阳光的缘故,做好防晒工作在我看来很是必要。


离开图书馆顺着坡路向上走到Curetes路。


不能错过的就是位于左边令人难忘的科林斯式风格的哈德良神庙。


神庙走廊上的中楣很美,用了一个美杜莎的头像来做辟邪之用。
她是希腊神话中最可怕的女妖,也是神话中最美丽的女郎,无论男人和男性天神都想娶她。


这座神庙建于公元118年,但大部分都是公元5世纪重修的。


神庙对面的一排商铺与它同属同一时期,其正面的道路上镶嵌着公元5世纪的马赛克。


在Curetes路上走得累了,随意便可坐下小憩。


这就是位于以弗所遗址上的大剧院,它是由罗马人于公元41年至公元117年之间建造的。
坐席可容纳2.5万人,从舞台开始排列,后一排都会比前一排更加倾斜向上,更为陡峭,呈阶梯。
因此也就改善了上层的外围观众的视觉和听觉效果。

已有 5 条关于 “{ 霓裳影 } 土耳其篇 ※ Ephesus(以弗所)·日光倾城”的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