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不·老·歌 ︷︷gray

午夜前,你們都能覓到我的蹤跡。
午夜后,馬車變回南瓜,公主仍是灰姑娘。
所以,我不熬夜,我不閒聊,我不等待。
行路用很慢的速度。
待人用很淡的情感。
愛恨都不必太用力。
生命、青春,自足圓滿,無需證明。
通常,這裡年中無休。
偶爾,視乎心情而定。

諮詢私物者
移步私聊區

msnrhealaw@msn.com
QQ717238259
weibo微博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霓裳影 } 无锡篇 ※ 太湖佳绝处,毕竟在鼋头
[ 2012年4月29日上午7:27 ]

是一趟熟得不能再熟的游程,却是头遭自驾。

上回来更是与某人恋爱阶段的首次携手同游,算得上定情处。

始建于1916年的鼋头渚乃是横卧太湖西北岸的一个半岛,因巨石突入湖中形状酷似神龟昂首而得名。

这才有了来无锡必游太湖,游太湖必至鼋头渚之说。

郭沫若一句白话“太湖佳绝处,毕竟在鼋头”更使其扬声名于海内外。

之鼋头渚上被那盛名所累的人满为患,倒是那段付过门票方才得进,又植被葱茏花木扶疏的沿江大道走得惬意又开阔,当真能够行出几分“行湖春波吻石、碧水和天一色”的味道来。

远眺湖光朦胧,鸟屿沉浮;

近览山峦迭翠,亭台隐约。

鼋头渚听讲于萧梁时,此地建有“广福庵”,为“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一处。

明初,“太湖春涨”更被列为“无锡八景” 之一。

明末,东林党首高攀龙常来此踏浪吟哦,留有“鼋头渚边濯足”遗迹。

妖孽的奥斯卡·王尔德说过一句充分体现其人近乎不近人情的唯美主义审美“一个人要么本身是件艺术品,要么穿一件艺术品”的刻薄话,被我拿来用作那日一早奔无锡,又遍寻不着合适裤子的权宜之选了。

其实吧,我脚着还是挺艺术滴,一路那个堂而皇之。

夜电影连轴赶活,又贪玩跑了趟无锡自驾的结果便是医保就医记录册上,最近一次看诊日期终由09.9.20翻页至了2012.4.22。

虽是病毒所致疲劳诱因,好在抽血化验下来除某项指标稍偏高外其余各项均OK。

究竟怎么想的?

放着家门口一间间从也未曾动过尝鲜念头的外婆家,居然于驱车两百公里之外的无锡八佰伴店竟着了道。

在隔壁采蝶轩与小南国吃不出花头来的前提下,恰巧遇着它家等位卡排十号之内的橄榄枝伸过来。

要我总结便是环境尚可,服务可亲,价格偏低,菜式一般。

如此火爆究竟是为哪般???


倒还不如鼋头渚上羽仙茶楼家十元一碗的无锡豆花来得爽辣过瘾。
还有某人一下子就买了二十个的无锡酥饼同样好味。


即便只去湖滩,也要带着去海滩的心情。


回程一路就是这种万里鲜有车的路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