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静海君

因为法球装的确太强势,导致我近期在玩射手座时总是禁不住出血魔之怒。终究从我心目中,有物理攻击,有血量加持,有巨额护甲和法球效果的血魔之怒很全方位。

也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我太菜,在拥有血魔之怒以后,我自己的射手座还是比较容易被正对面切死,这是为什么呢?为何血魔之怒效果那么不显眼呢?

为何血魔之怒一点都不肉呢

为何血魔之怒一点都不肉呢?这还是要从它元素属性谈起了。

⑴血魔之怒的元素属性

第1张

血魔之怒一共有四条特性,各是:

  • 40 物理学攻击
  • 1000 最大生命值
  • 处于被动狂暴:普通攻击产生附加损害,生命力小于50%时,损害会再提升
  • 积极血怒:用后,使用人会获得巨额护甲及其物理学攻击加持。

实际上并不是我觉得不正确,血魔之怒他就是一件十分全方位的武器装备

⑵找寻血魔之怒不肉的主要原因

第2张

本来拥有极强护甲及其巨额血量加持,为何血魔之怒很多时候反映出不来效果呢?

  • 应用血怒积极后,使用人会得到三个效果:其一是慢慢扣减30%的现阶段血量,其二是渐渐地得到40%最大生命值的护甲,其三是提升80点物理的攻击。

因为应用积极后要先扣减血量再得到护甲,所以一旦对面暴发水平太强,使用人极有可能还没直到护甲彻底起效却被击倒了,体会出不来血魔之怒效果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此外,即便是赢得了全额的护甲实际效果,血怒积极主动的护甲也还有一个标准:用户的最大生命值越大,护甲实际效果就越好。

第3张

举例说明,如同后弈,在出霜寒袭侵、血魔之怒等含有血量加持的设备后,他的生命值可达到在ADC中非常高的7959,如果按这一血量进行计算得话,他应用血魔之怒就能获得7959×40%=3183.6的护甲。

可是,如果这些积极给马克波罗来用呢?预期效果仅有6584×40%=2633.6;如果给哪咤应用得话,预期效果是13000×40%=5200。

所以为什么有些时候用血魔之怒感受不到它效果呢?其根本的因素还是自已的血量太少,加上要不是坦克出它得话,英雄人物自已的法抗也不高,即便有护甲加持,实际效果都不会好到哪里去。当然,如果遇见正对面有好几个真实伤害英雄人物,那样出血魔之怒效果也会很的一般。

⑶总结

第4张

所以为什么感受不到血魔之怒很肉呢?血魔之怒和不详征兆这类正宗的防御力装不一样,它大多数时候只有具有锦上添花的功效,无论在什么时间,人们都不要太过封建迷信它。

我们该怎么用才能体现血魔之怒最大的优点呢

游戏玩家该怎么做,才能够将血魔之怒的最大优点显现出来呢?

⑴充分发挥血魔之怒竞争力的第一个方式

第5张

怎么样才能让血魔之怒更肉呢?实际上我这里有2个好一点的方位:

  • 第一,在正对面并没有真实伤害的情形下,我方的全肉重型坦克能选出一个血魔之怒。

全肉重型坦克出血魔之怒有两种益处,第一个益处主要是因为法抗非常高,因此护甲的效果也很好;第二个好处就是极高的附加血量能增加狂暴被动接受损害,既能更耐揍,又能够提升导出,可谓一箭双雕。

  • 第二,我们能尽量选择内置破甲、伤害减免的人物出血魔之怒。

提升法抗提高也是提高伤害减免实际效果,假如英雄人物自身可以内置得话,事情就简易得多。

总结:第一个充分运用血魔之怒的方法是用有巨额伤害减免和破甲的人物出它(无论是由武器装备得到或是自身专业技能带有的)。

⑵充分发挥血魔之怒竞争力的第二个方式

第6张

能够充分运用血魔之怒的第二个方式我觉得是避开真实伤害英雄人物

假如正对面有夏侯淳,有虞姬,有马克波罗这种真实伤害英雄人物,那样无论玩个的英雄是谁,我不建议你出血魔之怒,毕竟在这种英雄人物眼前,血魔之怒的护甲是个摆放。

总结:假如正对面有真实伤害英雄人物,出血魔之怒时就一定要谨慎了。

⑶充分发挥血魔之怒竞争力的第三个方式

充分运用血魔之怒竞争力的第三个方式其实就是找寻又肉还有攻击速度的人物,讲理,这种英雄人物还真不多,即便有好多个合适的,他们好像也更加愿意出纯净苍穹,你觉得这件事情多尴尬。

年少不知天穹好,错把巨魔战将当做宝,哎,一顿剖析出来,原先血魔之怒的境地是这样的窘境(某些英雄人物非常适合的例外我便不举了)。

之上,我就是静海君,武林并不大,有缘分明天再见。